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 捐款方式 捐赠领域 奖助学金 校友会 校友通讯
动态信息  2013-10-21 15:08:18
    悼念牛汉先生

承担苦难,寻求尊严:牛汉和他的诗

——深切悼念著名诗人、西北大学杰出校友牛汉先生

(西北大学文学院,邱晓)

西北大学杰出校友、中国当代著名诗人牛汉先生于2013929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91岁。牛汉原名史成汉,蒙古族,1923年出生于山西定襄人一个清贫而有文化传统的农民家庭,幼年在家乡度过;抗日战争爆发后,随家人经西安流亡至甘肃天水,就读于国立五中,参加中共地下组织,并开始发表诗歌作品;19437月,考入西北大学外文系俄文专业;1946年,因领导学生运动被捕入狱,出狱后与妻子吴平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;1950年,任中国人民大学研究部学术秘书,旋即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,参加抗美援朝战争;1953年转业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做编辑工作;1955年,因“胡风反革命集团”案件被拘捕,此后十多年在工作的同时一直被打压、劳教;文革期间被关“牛棚”,下放“五七干校”,但一直坚持诗歌创作;文革结束后,获平反;八十年代,牛汉创作了一批优秀的诗歌作品,迎来了文学创作的又一高峰;帮助丁玲主编《中国》杂志,扶持了残血、格非、刘恒、方方、翟永明等一大批文学新人;此后,长期主编《新文学史料》,担任中国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、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委员,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牛汉先生感恩心重,念念不忘母校对他的培养,生前一直关心西北大学的发展,长期担任《西北大学学报》(哲社版)的编委;2011422日,年届九十的诗人身体健朗、精神矍铄,向专程前去探望他的方光华校长讲述了他与西北大学的因缘,并对西北大学的发展寄予厚望。

1939年到二十一世纪的七十多年中,牛汉先生的笔端不断有优秀作品流淌出来;他的诗题材丰富,体裁多样,既有反映抗日战争的作品,也有表现新时期社会风貌的作品,既有叙事长诗,也有抒情短诗,既有散文诗,也有诗剧,因此,可以说牛汉先生是“七月派”诗人中创作生涯最长、同时也是成就最突出、影响最大的诗人。而且,由于牛汉对人生苦难的不断思索,对诗歌艺术的反复锻炼,对生命价值的执著追求,致使他突破了“七月派”的范围,成为中国当代最优秀的诗人之一。

在《蒙田和我》一诗中,牛汉曾说:“我的一生也总想远行/却只知道要寻求什么/并不晓得躲避什么。”综观诗人七十多年的文学创作,我们会发现牛汉不晓得躲避的是“苦难”,一心寻求的是做人的“尊严”,“在苦难中寻求生命的尊严”是其诗歌一以贯之的主题。因此,牛汉诗歌的歌颂对象往往是经历了不幸的事物,但是不幸并不能战胜它们,反倒激发了它们追求生命尊严的顽强力量。比如,被雷电劈掉了半边的半棵树,在春天来到的时候仍然“直直地挺立着/长满了青青的树叶”,即使雷电还要来劈它,“半棵树/还是一整棵树那样高/还是一整棵树那样伟岸”(《半棵树》);被伐倒的一棵枫树,却散发着那么多贮藏在生命内部的芬芳,它直挺挺地“躺在草丛和荆棘上/那么庞大,那么青翠/看上去比它站立的时候/还要雄伟和美丽”(《悼念一棵枫树》);年复一年被砍斫的灌木的根块,虽然挣扎了几十年也没有长成一棵大树,但是它不甘心被闷死,它在地下把顽强的生命凝聚成比大树的根还要巨大和坚硬的根块(《巨大的根块》);被蛀虫咬了心的枣子,在枯凋之前,“一夜之间由青变红/仓促地完成了我的一生”(《我是一颗早熟的枣子》);满是补丁的粗麻布帆,被飓风、霹雳、闪电和暴雨不断撕扯,大海也时刻想将他吞没,但是它依然立在险恶的浪涛上,它“永远比海高”,它“就是不沉的岸”(《远去的帆影》);被囚禁在铁笼中的华南虎,对观众的呵喝和劝诱,它一概不理,它用凝结着浓浓鲜血的趾爪划出“血淋淋的沟壑/闪电那般耀眼刺目/像血写的绝命诗”(《华南虎》);戈壁和荒漠上的汗血马,为了战胜太阳的炙烤,只有用飞奔给自己制造风,“为了翻越雪封的大阪/和凝冻的云天”,它“沉默地向自己生命的内部求援/从肩胛和臀股/沁出一粒一粒血珠”,“生命不停地自燃”,当它扑倒在生命的顶点,还要焚化成“一朵雪白的花”(《汗血马》)。所以,牛汉的诗歌充满了强大的生命力量,展现了深沉的崇高风格。

崇高风格是伟大心灵的回声,牛汉的诗歌正是他的人生经历和精神世界的真实反映。诚如诗人自己所说:“谈我的诗,须谈谈我这个人。我的诗和我这个人,可以说是同体共生的。没有我,没有我特殊的人生经历,就没有我的诗。”是这样的!建国前,牛汉曾被国民党诬陷投入监狱遭受严刑拷打,致使脑颅出血,留下终生的梦游后遗症;建国后,牛汉被认定为“胡风反革命集团”中的“反动分子”,第一个被拘捕,长期受到审查、关押和劳教,但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下,牛汉都头脑清醒,坚守原则,保持言行的清白和人格的独立,不出卖朋友,不揭发同事,不污蔑他人,即使面对权贵,也不曾说违心话做亏心事,他将他的人生经验和生命体验写成一首首美丽的诗,自然情真意切、感人至深。总之,牛汉之诗是牛汉为人的真实写照。风格即人格,牛汉诗歌的崇高风格与他的崇高人格是完美融合在一起的。牛汉正是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”的现代知识分子的典范。

读其诗,想见其为人。让我们通过吟咏诗人写下的那一首首充满了人性光辉的诗,来怀念不朽的牛汉!

20131013

 

 

(在西北大学读书期间的牛汉和妻子吴平,摄于城固,笔者翻拍)

 

 

(晚年的牛汉和妻子吴平,摄于北京家中,笔者翻拍)

 

 

(方光华校长探望牛汉先生,20114月笔者摄于牛汉家中)

CopyRight © 2003 vivi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